三期内必开一期平特公式
5200小說網 > 玄幻小說 > 超凡大衛 > 第404章 天賦
    一秒記住『愛♂看÷5200→www.cafqmb.icu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“影侍,單獨調出‘石膚蠕蟲’王者的知識光球!”大衛心中再次命令道。

    一只強大到接近四級的蟲族能夠給予他什么樣的知識光球,這讓大衛十分好奇。

    在影侍體內眾多的知識光球中,一只白色的知識光球飄到大衛的眼前。

    他猜測著這枚知識光球的能力,一定要是‘石化’能力,想到那恐怖的‘石化’能力,就連超凡都無法抵御,大衛心中極為興奮。

    不過當他看到知識光球上顯示出來的名字時,心中就是一陣的失望。

    ‘地下潛行(天賦)’,按照知識光球給出的解釋,這是一種以精神能量為動力的天賦,可以無聲無息的進入地下,無論是泥土還是巖石,都可以自動分開,以供天賦者在地下前行。

    大衛對這個天賦不知怎么評價,他擁有狙擊大師的隱藏能力,哪怕是在平地上使用‘迷彩布’隱藏自身,也很難被發現。

    這種能力對于他而言,更多的只是增加了另一種隱蔽手段,并沒有實質的能力提升。

    好在‘地下潛行(天賦)’并沒有什么學習限制,不象之前的那些能力,他只能看而不能學習。

    大衛隨即讓影侍將‘地下潛行(天賦)’知識光球引入身體,開始吸收融合這枚知識光球。

    在幻像中,他感覺到自己變成了一只蟲子,在泥土與巖石之中穿行著,在他的前面泥土與巖石在精神的作用下,就如同是在水中游泳般的被分開。

    在現實中,一股奇異的精神韻律傳入大衛的靈魂之中,與大衛的精神融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幻像的時間并不長,‘地下潛行(天賦)’的傳承時間在幻像之中不超過一天,在現實中只有數秒就結束了。

    張開眼睛的大衛,對于四周全鋼鐵的墻壁一時之間有些說不出的不適應,他有種天生喜歡泥土與巖石的感覺,住在這種鋼鐵合金制成的建筑中,讓他本能的心生厭惡。

    不過大衛立即搖頭拋開這些,他知道這是受到了幻像中那只蟲子的影響,那只蟲子將‘地下潛行(天賦)’能力傳承給他,但同時也影響到了他的靈魂。

    大衛的靈魂何其強大,只要發現了這點,經過調整后,那種對四周鋼鐵墻壁的厭惡感消失了,他又回歸到人類應有的感覺之中。

    看了看時間,這會兒的時間有些晚了,大衛沒有做測試,就進入到‘水晶冥想法’的修煉之中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完成了早修煉的大衛,走出了基地大門,昨天他回來時,學院基地就解除了對基地外出的禁令,這會兒走出基地大門,就看到了許多學生身穿外骨骼裝甲,手持武器以甲士小組的形式向著遠方前進。

    關了幾天的學生們早就迫不及待了,只有獵殺蟲族才能有積分,有了積分才有修煉資源與戰斗技法。

    大衛笑了笑,殺了‘石膚蠕蟲’王者,雖然自己得到的并不如想象的那么多,但卻是幫助了這里的學生們,看著這些學生的笑容,這讓他有種滿足感。

    大衛背后短翼噴出能量,他的身體瞬間騰空,向著天空飛去。

    遠離鋼鐵基地,他感覺到了大地的親切,如果不是需要遠離安全區域,他都想立即下降,試著使用‘地下潛行(天賦)’。

    飛出了四百公里左右,在一處碎石山后,大衛找到了一個山洞。

    走進山洞,發現這個山洞非常淺,只有兩米深,說是山洞,倒不如說這就是一個豎坑。

    這讓原本還準備戰斗的大衛放松下來,身處這里即使太空中有監控也無法發現,他的精神包裹住全身,精神發出了奇異的韻律。

    大衛腳下的泥土分開,他的身體無聲無息的進入大地之中。

    他感覺自己就好似一條游魚,他的精神就是游魚的背鰭與尾鰭,推動著他的身體在泥土與巖石中游動。

    這是一種奇妙的體驗,與‘石膚蠕蟲’王者的前進有些不同,大衛在地下前進后,身后的泥土或巖石會自動回歸到初時的狀態,并不會留下通道。

    這可能與‘石膚蠕蟲’王者的體形有關,那么龐大的身體在地下游走,再花費精神能量平復身后的通道,將會花費雙倍的精神能量。

    大衛在地下穿行,在下潛到十米時,他感覺到了精神似乎無力再下潛,似乎十米就是一個極限般。

    放棄了想要下潛十米以下的想法,他又繼續在地下穿行,享受著這種奇異的體驗。

    一分鐘后,他感覺自己的精神中那種奇異的韻律突然中斷了,他被卡在地下八米左右。

    大衛苦笑著用力從腿上取出了三級品級軍刺,然后開始將向上的泥土挖開,讓影侍收進空間物品中,好在深度只有八米,他很快就從地下脫身出來。

    站在山洞的地上,他開始總結這次得到的能力。

    這能力在某些特殊的地點倒是真的很有奇效,可惜只針對泥土與巖石,對金屬沒有任何的作用。

    這讓‘地下潛行’天賦只能在野外使用,想要在鋼鐵合金應用的十分廣泛的城市之中使用,就麻煩很多。

    而‘地下潛行’天賦的時間只有一分鐘,這個時間也太短了一些。

    當然大衛坐在這里,就感覺到了那種奇異的精神韻律正在慢慢的恢復中,大約五分鐘又可以回滿。

    只要他身穿外骨骼裝甲,其實完全可以在地下再等待五分鐘,等精神韻律恢復后再次行動,只不過那樣做限制太多。

    反而‘地下潛行’天賦最大的問題,地下無法視物之事,對大衛倒是沒有什么問題。

    他有影侍,影侍自可以代替他的眼睛,無論是地面之上,還是地下的四十米半徑范圍,都可以被他輕易掌控。

    他在地下的速度與他全力奔跑的速度差不多,并且比之地面之上的全力奔跑,地下潛行更加安靜,沒有一點聲息。

    再加上他本身就擁有的狙擊大師隱藏能力,能夠將這種‘地下潛行’天賦的潛行發揮到極致。

    總的來說,這就是一個出其不意的能力,想要讓這種能力形成戰力,就需要多加嘗試。

    “大衛大師,我在艾里迪亞第一學院的頂層餐廳,有空過來陪我喝一杯嗎?”弗魯德超凡的聲音從身份手環中傳來。

    這讓大衛十分驚訝,弗魯德超凡怎么會在艾里迪亞第一學院的餐廳,想到昨天看到的兩位軍方超凡,他心中有所猜測。

    “弗魯德將軍,我馬上就回!”大衛沒有猶豫,立即回復道。

    沒有再留下測試的必要,大衛再次沖天而起,向著學院基地飛去。

    進入頂層餐廳,這會兒還沒有到中午用餐的時間,餐廳之中人不多,只有一些導師正在聊天,看到大衛后紛紛笑著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大衛大師,弗魯德將軍在二號包廂等著您,請跟我來!”一名侍者小跑著過來,恭敬的對大衛說道。

    大衛回了一聲謝后,跟著侍者來到了二號包廂,侍者打開二號包廂門并沒有進入,大衛走了進去。

    偌大的包廂中,只有弗魯德超凡一個人坐在那里,桌上少見的擺了一桌菜品。

    “大衛大師,來坐下,我今天叫這里的大廚將他拿手的菜品全做了出來,我們好好喝一杯!”弗魯德超凡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大衛看到弗魯德超凡雖然在笑,但笑容之中并沒有什么喜悅,反而有著失落。

    大衛也沒有客氣,他坐在弗魯德超凡的對面,端起面前的酒杯與弗魯德超凡碰了一下,然后一飲而盡。

    “我在守護星三十年了,一直想要離開守護星,現在終于實現了自己的愿望,我要回我的家鄉亞姆星,成為那里的守護超凡,今天也是我最后一次穿這身軍裝了!”弗魯德超凡將嘴角的紅酒用手抹掉,這很失禮,但卻也顯得他此時的心情早就不在意這些細節了。

    “軍方勸你退伍了?”大衛不敢置信的問道。

    受傷的軍人被勸退伍之事很正常,失去了戰力的軍人,除了少數有著極強的專業知識,可以留下外,其余的傷殘軍人都會退出軍隊,由聯邦政府按照軍中的表現,安排相應的工作。

    但弗魯德超凡不同,他是超凡,又是一名將軍,以軍方的正常操作,將軍這一級可以是終身的,哪怕受傷再重,只要活著就一直受軍方供養,更不用說超凡了。

    同時弗魯德超凡留在軍隊中,才有可能得到恢復四肢的藥物,如果說哪里有可能得到超凡重生肢體的藥物,那就是軍隊。

    “我主動要求的,如果我只少了一條腿或一只手臂,我還可以留下來等待治療,但我的四肢全都失去了,軍方不可能為了我一名超凡,使用能夠治療四名超凡的藥物,倒不如退出,還能得到軍隊的一些補償!”弗魯德超凡苦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大衛不知怎么勸說弗魯德超凡,包廂中一時無言。

    “和你說這些做什么,我這次是來和你告辭的,另外我有一些物品不需要了,就留給你,希望你能夠成為超凡,算是我對你冒險救我的回報!”弗魯德超凡又倒上一杯酒,揮手說道。

    他從空間護腕中取出了一只不大的盒子,放在面前的桌上推給大衛。

    “弗魯德將軍,你不需要這樣的!”大衛沒有接弗魯德超凡的盒子,搖頭說道。

    “大衛大師,這是我欠你的,你必須收下,我不想帶著沒有報答的恩情離開,這會讓我一生不安的!”弗魯德超凡固執的說道。

    大衛見弗魯德堅持,也沒有說什么,只是任由盒子放在桌上。

    “關于你的獎勵,我動用了最后的關系,為你爭取了一番,所以你的戰功會被擱置,等你進入軍隊后,會成為你的軍功,相信你還會在軍隊中立下戰功,到時你就有很大可能性獲得最高榮譽!”弗魯德超凡見大衛沒有再拒絕,又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事實上關于大衛的戰功,軍方的意思是再給予一枚‘金星’勛章,只是大衛已經獲得過‘金星’與‘銀星’勛章,多一枚‘金星’勛章只能給大衛增加一點榮譽,并無法彰顯他的戰功。

    再說以大衛這次的戰功,無論是救下軍方的超凡,還是炸了‘石膚蠕蟲’王者的老巢,給守護星軍方挽回的面子,不是一枚‘金星’勛章可以體現的。

    大衛這次的戰功離‘國士’稱號的評定還差一些,這主要還是因為守護星軍事等級問題,如果放在戰星,這樣的戰功是足夠了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‘國士’稱號不會頒發給非軍方人員,所以弗魯德超凡利用了他的人脈關系,將大衛的戰功壓下,沒有立即獎勵,而是等大衛進入軍隊以后,大衛就可以很快積累到‘國士’稱號需要的戰功。

    雖然弗魯德超凡在談話中沒有說出‘國士’稱號,但他表達的意思非常明顯了。

    ‘國士’稱號大衛并不陌生,他的父親漢斯就是‘國士’稱號,那是聯邦最高的榮譽。

    “謝謝!”大衛真誠的感謝道。

    ‘國士’稱號是一個保護傘,在這個保護傘下,少有人敢于動擁有‘國士’稱號的人。

    因為‘國士’稱號是聯邦對戰功卓著的軍人的最高榮譽,無論是軍方還是聯邦政府都不會容忍有人冒犯‘國士’稱號者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該交待的都交待了,以后有機會到亞姆星時聯絡我,我們還會有相聚的日子!”弗魯德超凡將杯中最后一點酒一飲而盡,站起身說道。

    沒有等大衛說話,他就向大衛揮了揮手,大步離開了包廂。

    大衛依稀看到弗魯德超凡眼中的晶瑩,也許弗魯德超凡就是不想讓他看到自己的失態,今日是弗魯德超凡在守護星的最后一天。

    大衛沒有去送弗魯德超凡,一位強大的超凡并不需要人同情,哪怕他已經傷殘。

    大衛隨手打開了桌上的盒子,在盒子中是三十枚閃著綠色光芒的晶體,這些晶體之中蘊含著大衛十分熟悉的能量,那是每一位超凡都擁有的能量‘超凡之力’。

    手機用戶請瀏覽♂M.ik5200.CoM♂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
飞禽走兽怎么压能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