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码倍投方法
5200小說網 > 都市小說 > 替嫁嬌妻:偏執總裁寵上癮 > 《替嫁嬌妻:偏執總裁寵上癮》正文 第2466章 十三年前, 她從漁村小孤女變成尊貴

《替嫁嬌妻:偏執總裁寵上癮》正文 第2466章 十三年前, 她從漁村小孤女變成尊貴

    一秒記住『愛♂看÷5200→www.cafqmb.icu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還有那個長得俊俏連名字都不肯告訴她的家伙,更是飛揚跋扈的厲害!

    她可是W國最尊貴的公主啊,那個混蛋居然傲慢到看都不肯多看她一眼?

    簡直可惡至極!

    玉溪越想心里越窩火,手里新拿的軟鞭抽的呼呼作響,“看我打死你們這些下等人,打死你們!”

    女傭們痛得個個眼睛噙著淚,縮著肩膀無聲磕頭,就是誰也不敢出聲求饒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院子里突然傳出聲馬的嘶鳴聲,“咴咴——咴咴——!”

    玉溪本來就憤怒的眼睛瞬間噴火,氣沖沖瞪向一旁的管家,“怎么?那匹馬還不肯被馴服么?”

    管家嚇得抖了下,立即彎腰回答,“是的,公主殿下,那匹白馬很倔強,我們用盡了辦法,都不能令它馴服。”

    “哼!我最喜歡的就是挑戰硬骨頭!”玉溪眼神狠戾,“那就餓它個三天三夜,我就不信它不屈服!再漂亮也只是只畜生罷了,不能順從活著也沒有什么用!”

    管家哪里敢說半個不字?立即點頭哈腰走遠,吩咐手下以更加嚴苛的方式來對待那匹撿來的白馬。

    等管家走遠,玉溪收起手里的軟鞭,抬起腳踹向跪在地上不敢抬頭的侍女,氣沖沖問道,“說,整個W國誰最尊貴?!”

    “當然是你,我們最尊貴無比的公主殿下!”女傭們齊聲喊著,異口同聲到格外默契,看來平時沒少這么回答。

    玉溪這才滿意地輕哼一聲,“哼,算你們識相,都起來吧!”

    女傭們仍誠惶誠恐跪著,誰也不敢第一個站起來。

    玉溪也懶得理會這些在她眼中螻蟻般的女傭,轉身坐在庭院的搖椅上,半瞇著眼睛回憶著今晚見到的平順。

    那個桀驁不馴的家伙,長得可真不是一般的帥。

    如果這會兒自己能夠依著他,在月下卿卿我我,肯定格外的浪漫!

    玉溪心里浮想聯翩,已經開始幻想自己正坐在平順的懷里,被他溫柔愛、撫著。

    “玉兒,玉兒?”

    直到熟悉的聲音響起,陷入幻想中的玉溪才陡然清醒過來。

    她睜著茫然的眼睛看了下四周,這才發現自己的母后楚鳳儀就站在自己面前。

    “媽咪?”

    玉溪立即從搖椅上跳下來,一改剛才的囂張跋扈,瞬間變成了乖巧的小綿羊,“媽咪,你怎么這么晚還走過來?”

    “我已經來了一會兒了,你呀,不應該用軟鞭抽那些侍女們,”楚鳳儀含笑站在玉溪對面,不疾不徐道,“萬一打花了她們的臉,別人會說皇室成員太暴力,會引起民眾積怨的。”

    在這個皇宮里,玉溪誰也不怕,唯獨最怕楚鳳儀。

    雖然無論什么時候,楚鳳儀都笑著跟她說話,她卻總覺得兩人之間,有層看不到的厚重隔閡。

    這種感覺,就好像自己是被關在囚籠里的寵物,而楚鳳儀就是以飼養寵物為樂的人一樣。

    哪怕楚鳳儀總是會送給她各種珍奇的小禮物,人前也總愛看著她笑得滿臉慈愛。

    玉溪卻總是敏銳地覺得,那些和藹的慈愛就像輕盈透明的肥皂泡,只需要用手一戳,隨時都會破掉。

    就像她被找回來時,懷里抱著的那只小土狗,突然有一天就消失在皇宮,再也找不回來。

    這些年來,楚鳳儀格外的寵她,默默縱容她的驕縱跋扈。

    不過玉溪卻從來沒在楚鳳儀的眼中,看到獨屬于母親的溫情。

    是的,就是溫情,她從來就沒有在楚鳳儀眼中看到過這種東西。

    人前沒有,人后更沒有。

    玉溪雖然性格跋扈囂張,腦子卻并不笨。

    她至今仍想不明白,自己怎么就從偏僻漁村的小孤女,成為了尊貴的一國公主呢?

    不過這些并不重要,明顯皇宮的錦衣玉食要優渥的多,遠比閉塞的小漁村奢華舒適一千萬倍!

    從小她就告訴自己,既然有了新的身份,既然王后說自己就是她走散的女兒,那么她就是!

    她要做的非常簡單,只需要做個無腦任性的公主,就可以享受無數人羨慕不來的榮華富貴。

    因此每當楚鳳儀出現,她都像見了貓的耗子,努力想讓對方忘記自己的存在。

    就像此時此刻,面對楚鳳儀的叮囑,玉溪立即擺出平日里一貫的低眉順眼,“好的媽咪,我記下了。”

    楚鳳儀微微皺起秀眉,“跟你說過多少次,你是公主,就要有公主的樣子,叫我母后。”

    “是,母后,玉兒記下了。”玉溪連忙應聲,生怕會惹怒了楚鳳儀。

    雖然楚鳳儀臉上仍帶著笑,但是這么多年相處下來,玉溪早就摸透了她的脾氣。

    楚鳳儀唯有在東方柯羽面前才會格外溫柔,臉上的表情才會生動,其他人根本就入不了她的臉。

    即便是她這個中途別接回皇宮的親生女兒,楚鳳儀哪怕笑著都保持著距離,更不要提此時微微攢起的眉頭,那已經是發怒的征兆。

    見玉溪聽話順從,楚鳳儀的秀眉這才舒展開來,“我就知道玉兒最識大體,對了,聽說你今天去了將軍府?有沒有見到蘭馨?”

    玉溪的右手不著痕跡輕顫了下,她今天被平順拒絕,直接掉頭離開,根本就沒有看到什么蘭馨!

    “母后,我……”玉溪緊張到白了臉,轉著眼睛想著借口,“我去的時候太晚,蘭馨她……她已經睡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這么說,她是已經醒來,才會再度睡下的了?”楚鳳儀緊盯著玉溪的眼睛,等待著她的答案。

    其實從頭到尾,玉溪都只顧著發公主脾氣,根本就沒有見到蘭馨,更沒有詢問過有關蘭馨的任何事情。

    不過既然楚鳳儀這么問了,玉溪很快就硬著頭皮答復道,“是的母后,她醒來就又睡了。不過我已經告訴了柯將軍,讓他明天帶著蘭馨來皇宮。”

    楚鳳儀不置可否地點點頭,眼眸里的精光一閃而逝,快到沒被任何人發現。

    “母后,我當時覺得你思念蘭馨,就擅自過去探望……”玉溪忐忑地看向楚鳳儀,“不知道這樣,會不會太魯莽?”

    “啊?”楚鳳儀愣了下,很快搖頭,“這樣也好,我確實十分想念蘭馨。認真算起來,我和她,也有十多年沒見了。”

    手機用戶請瀏覽♂M.ik5200.CoM♂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
飞禽走兽怎么压能赢